封面故事/蕭美琴談戀愛比台獨還難
報導/顏瓊玉 攝影/何叔娟、中時報系資料庫

沒有愛人沒關係,但蕭美琴不能沒有貓。

春天還沒到,但青山綠水的東海岸花蓮,最近卻很粉紅。帶來這股粉紅浪潮的正是蕭美琴,明明是一場肅殺的選戰,卻被她搞得像是要舉辦一場嘉年華會,菜市場的阿公阿嬤看她的眼神像在看明星。不管選舉結果如何,蕭美琴旋風已經衝擊了花蓮在地的傳統選舉思維。

「妳就是蕭美琴唷,怎麼這麼小隻(台語)?」「生得真水ㄟ(台語)!」市場裡的阿公阿嬤對蕭美琴很好奇,喜歡對她品頭論足。掃街隊伍還在大老遠那邊,這一頭麵包店上了年紀的老闆已經站在門口等候,「聽說蕭美琴要來,我只有在電視上看過她……。」

天黑了,位於鬧區的競選總部裡,蕭美琴被一群年輕的學生包圍,湊近一看,原來蕭美琴正在競選小旗幟上幫他們簽名。一位輔選幹部連忙在一旁制止,「限量了,握手都握到手痠了,不要再幫同學來要了!」

深入民間下鄉掃街

二月七日的第一場造勢大會結束,時間已經下午五點,飄著小雨的陰天,蕭美琴和輔選團隊像是參加喜宴後的新人,站在活動場地出入口「謝客」,一邊握手一邊簽名,還要拍照,差點忙不過來。

面對民眾的熱情,蕭美琴來者不拒。不同於都會台北的選舉,她得在地廣人稀的村落走上一小時,才能握到二十隻手;不知道最後會不會有選票,但踏上歸途,卻有柚子、蔬菜等農作物塞滿座車,最重要的,還有一顆好心情。

後山花蓮,長久以來是選舉的邊陲地帶,國民黨視它為鐵票區,提名就很難不當選。民進黨則幾乎放棄花蓮,只有前黨主席黃信介和大學教授游盈隆曾「下鄉」參選過;除此之外,沒有派過其他高知名度的人物到花蓮參選,去年的縣長選舉也沒有提出人選。

在藍綠如此的提名思維下,花蓮的選舉始終是在地人對決的選舉,沒有政治明星當候選人,政治明星都是來站台的,來去匆匆。

因此,今年一月初,民進黨正式徵召蕭美琴補選立委,對上國民黨籍的王廷生和無黨籍的施勝郎。被提名後,蕭美琴密集在街坊走動,而花蓮人看她就像在看明星,要簽名、握手、拍照,花蓮街頭颳起一陣「蕭美琴旋風」。

曾受重傷遠離政壇

這股旋風,恐怕蕭美琴自己也沒預料到吧!二○○七年三月,她投入二○○八年立委選舉黨內初選,深綠人士給她扣上一頂「中國琴」的大紅帽;儘管擁有全國高知名度和清新形象,但她的黨員票和對手差距懸殊,最後還是敗下陣來。

這是蕭美琴從政以來的最大挫敗。自許信良擔任主席起,蕭美琴就在民進黨中央擔任要職,是民進黨對美關係的重要橋樑;一九九九年為了化解美國對民進黨 執政的疑慮,蕭美琴就曾陪當時的黨主席林義雄赴美和關鍵人士溝通。林義雄常常驕傲地說:「某某某的英文怎麼比得上美琴!」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薄瑞光簡直將蕭 美琴當成小女兒,有一次,他回憶起二○○○年時的蕭美琴說:「她現在好像成熟多了。」

即使是較為成熟期的蕭美琴,也扺擋不了深綠人士的攻擊。二○○七年那一場廝殺慘烈的初選戰中,蕭美琴有點像被擺布的洋娃娃。一名黨員人頭大戶看上她 的形象,答應合作,但在關鍵時刻棄她而去;而黨內初選對手更補上最後一刀,動員密集的文宣攻勢、眾口鑠金,硬是將台獨信仰忠實信徒的蕭美琴打成「中國 琴」。

對於蕭美琴的處境,當時同樣選立委的郭正亮非常意外,「她為什麼不反擊,太軟弱了!」但一位了解蕭美琴的人士表示,選舉輸了無所謂,但是有人為了選舉可以如此不擇手段,「她對人性完全失去信心。」

這場與自家人的初選傷她很深,當時她心灰意冷地說:「沒想到,只做事不作秀的下場就是這樣。」選舉讓她受了重傷,二○○八年民進黨退居在野,她更遠離政壇。從台前轉到台後,有一段時間,她遠走海外瓜地馬拉學習西班牙文。

沉潛兩年感恩出發

不過,這段沉潛,反而是她人生的轉捩點,促成了她到花蓮來。日前她在花蓮的第一場造勢大會中,向花蓮鄉親「告白」、剖析自我。她坦承,兩年前民進黨內的初選,她失敗了,但如今心裡充滿感恩,因為她的失落給她休息的時間,挫折讓她變得更謙卑,終於讓她走到了花蓮。

促成蕭美琴到花蓮的,除了兩年前失敗的選舉,更重要的力量是「朋友」,當中最關鍵的朋友,就是蕭美琴稱為「大姊」的民進黨立委蔡煌瑯。蔡煌瑯「自首」,當初就是他向蔡英文力薦蕭美琴的;為了說服蕭美琴到花蓮選舉,他曾拍著胸脯說:「你只要出去握手就好,其他交給我。」

民進黨原本有意要蕭美琴出馬競選花蓮縣長,蕭美琴也因此把戶籍遷到花蓮。據了解,她入籍的就是台灣東社社長方美津位於吉安鄉的家。當時方與蕭並未有深交,但方美津卻是蕭美琴最後點頭答應出馬的「最後一根稻草」。

方美津友人表示,當蕭美琴正為是否投入補選天人交戰之際,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的千里苦行到了花蓮,當時蕭美琴人也在花蓮,方美津和教友因此圍成圈幫 蕭美琴禱告,蕭美琴深受感動,眼角泛著淚光。友人表示,方美津當時推測,「事情有譜了。」方美津的家,現在也變成蕭美琴在花蓮的避風港,兩人現在變得很 「麻吉」。

蔡英文也透露了一段她和蕭美琴的談話,她告訴蕭:「花蓮拜託妳了。」蕭想了一下說她願意;她怕蕭為難又告訴蕭:「要不要做民調?如果民調(和國民黨)差很多就不要去了,以免受傷太多。」這時蕭已經很堅決,連民調都免了。

〈更多精采內容,詳見1669期時報周刊〉

rn3341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