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引用自 HubertYu - (聲援) 野草莓運動

2008年11月6日早上11點,憂心近期台灣的言論與集會自由開倒車的學生、老師們,開始在行政院前靜坐,主張修改違憲的集會遊行法。11月7日傍晚,在行政院前遭警方以違反集會遊行法為由驅離的學生們,在自由廣場前重新集結,寒流與暴雨趕不走學生捍衛人權普世價值的決心。11月9日晚間,廣場上的學生透過民主表決,將本運動正式定名為“野草莓運動”,高呼“集遊法違憲,人權變不見”,呼籲所有台灣公民不再沉默,挺身保衛台灣得之不易的民主、自由與人權。

這是野草莓運動官方網站的說明,願朋友們不吝您的滑鼠,就給他 click click 吧!

另外,
野草莓之歌的說明如下:(連結是原作曲與主唱者)

故事:

「野莓之聲」好像有人這麼說的。他們明確、清晰、堅定的傳達著訴求(雖然很快就被媒體隨意塗抹),彷彿終於,這群草莓們,來到夢想中爆漿的那一天(誤)。

靜坐開始前,脆皮廣發了郵件,我無奈的躺在醫院地下室,核磁共振的掃瞄機器在我腦邊不斷嘎嘎作響。

靜坐第十個小時,台大男孩滿臉汗水的走進教室,神情疲憊但志氣高昂,我忙著幫忙問有沒有NPO能夠借到睡袋。

靜坐第十九小時,我睡醒,獨坐著,好幾次想要哭出來,是無力感,關於一切的無力感。

靜坐第二十七個小時,他們說警察開始動作了,從行政院前搬離一箱又一箱的草莓(大誤)。

靜坐第三十一個小時,我在這裡,與朋友相遇。

我想我支持的是學生獨立思考,並且做出決定的實行精神。那決策或許是粗糙的,但只要十年、二十年後,他們仍然莫忘初衷,那麼這首歌,就永遠是為了同一群人而唱。

在歌詞上,我有我的解讀,每個人也可以有他的解讀。也許是對政府、對媒體、也可能對某些希望風潮再現的前輩們。

靜坐第四十個小時,我錄完這首沒有名字的歌。這是第一次直接用電腦鍵盤當鋼琴彈,Take two,在我彆腳的中文吟唱之外,仍然是一貫我最喜歡rough。


另外,野草苺永遠不會是野百合,因為我們搾成汁之後,是還可以喝的(誤)。



我已經睜開眼了
撐過甦醒的疼痛
我伸開雙手迎接四方的風
抖落刺骨的操縱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不是溫室花朵
你也不用假裝溫柔
我學不會你們虛偽的臉孔
只會、真實、面對、自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們有屬於我們的夢
我們有我們的話想說
在你們背叛自己以後
不要連我們一起出售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們有屬於我們的夢
我們有我們的話想說
在你丟棄了信念以後
灰燼裡我們選擇出走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安靜不代表認同
和平不代表承受
你的傲慢再一次燙傷了我
這一次我不會沈默
*repeat 副歌

rn3341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